反反覆覆


幾年前有一封寫了草稿 最後卻沒送出去的信

幾年後有一封想寫而遲遲不敢下筆的信

輪迴著 情感中 上輩子可能欠太多了吧

所以這輩子總沒有個依歸 還死心眼

日子遞減

想悄悄的離去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

同事說:

他的內心在想什麼我好難猜,問他適應的如何,感覺他的回答跟心裡想的不盡然相同,說不上來,啊!他是天蠍!是不是天蠍座的關係啊?

我說:

姐,別猜了,天蠍座猜不到的。

(一陣七嘴八舌…

你越逼,他越被動,更不會說心裡話的,等到他覺得可以了,他自然會說的

(就像我當初觀察你們一樣,我需要知道環境安不安全、可不可信啊

就像我要走了,你們不會知道

就像你們說我嚴肅了些,鮮少參與大家,但也並非與大家處不好

對啊,你們不會知道…

我想悄悄的走,不要留下太多情感,就不會不捨

日子遞減

逃避心遽增

頹廢三天三夜

沈溺在言小中 起起伏伏 錐心刺骨 心酸掉淚

彷彿看見自己一下又看不見任何東西

那樣的飛蛾撲火

不就是長久以來內心揮之不去的孽嗎?

腦海片段倏地閃爍著Z那天揚著十足把握的臉對我說的

「還沒到最後,我覺得一定都還有機會」

像是對我信心喊話般,我忘不了

怎麼會就這樣被輕易的看出心思呢?

而你呢?真的從來沒發現嗎?還是不想發現?

可我知道,來不及了,時機錯過了,一切都晚了

看著你身旁來來往往

你那刻意的低調卻顯得更高調 你知道嗎?

明知你不適合,卻仍捨不得放棄著迷你的謎

當逐漸平行的兩線

質變的可能小了 或者早已病變

會不會就能更有勇氣說呢?

欸,我走了

你會來送送嗎?

走了

你還會記起我嗎?

或是偶爾也好?

忽然想起黛玉問的

:等,會痛嗎?

寶玉說

:一點點。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