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感傷


打包著上台北的行囊,這次不像大學四年每個寒暑假來往學校家裡那麼簡單,此刻,每收拾一件衣物,似乎是拾起一個責任放在肩上,一種對自己人生一切所作所為負責的責任,可以說這感覺絕對和知道自己滿十八歲滿二十歲那種法律上的責任完全不一樣,而是真正的無後路無藉口的獨立。

嗯。有點沉重,有點焦慮,有點不安…

另一個令人感傷的還有:
一夕之間發現曾經的好朋友們都相繼離開了台灣,落腳世界各地…上海,美國,澳洲…,一年八年不等,其實這幾年平常也不是密切聯絡,但這突如其來的空虛感真有說不上的強烈,天曉得我有多想到外面的世界,卻也曉得能力不足佔很大的成分,也許因為碰巧遇上自己將面臨未知工作的壓力吧!一個不再有人cover的真正上班。

內心如此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好奇怪的比喻)地懸著,有點使不上勁…

不知道是不是初衷不見了,有點徬徨猶豫,變得不如四年前敢衝敢做,沒有四年前那樣優勢自信,好像一拳打回剛上小高一時的模樣,什麼想句激勵鼓勵自己的話都說不出來
唉!真是越想越懦弱慘了!想到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尾了這下…
誰來拉我一把呀?

搞甚麼,太多人出國了吧!怎麼遊玩,打工,唸書都搞得起出國這招!(面臨內心吶喊崩潰邊緣= = )

嗯,當初選擇這條路就該認清將會有所犧牲(理性開始救援)

嗯,是的,只是沒想到都遇上的時候會這樣失落沒自信。

大概熬過過渡期就呼吸順暢了吧!

By the way, Beach house的歌好好聽啊!

廣告